叶檀专栏

叶檀专栏

知名财经评论家、财经专栏作家

作者资料

叶檀
 用户昵称:叶檀
 最后登录:19-06-04 02:13
 作者签名:知名财经评论家、财经专栏作家
 访问次数:3045 次

日志文章

19-06-04 02:15

叶檀:华为何为?(与任正非对谈纪要)

文/叶檀财经女侠 | 毒舌善心

 

 

今天很特殊,只发两条推文,希望大家集中全部注意力,认真看完这篇文章,和任正非面对面,倾听他的心声;檀香们多多点赞,多多转发。

 

5月23日,任正非与我及其他三位资深媒体总编见面。这是一次一个多月前就约好的会面,未曾想采访前几天发生了一系列美国打压事件,但座谈如期进行。

 

与此同时,十几位檀香参访了位于深圳的华为总部,调研华为实验室、展厅等,以及位于东莞的华为南方基地、溪流背坡村园区。这是一次润物细无声的教育,檀香为从事的制造业而自豪。

 

我们的初衷是,到华为人呼吸的空气中去!

 

我们想知道惊涛骇浪之下的企业,处于怎样的生存状态,更想知道,作为中国管理最先进、最具有国际色彩的高科技企业,华为准备怎么应对。历史在我们眼下书写,我们不能无动于衷。

 

作为中国最具创新力量的企业,华为何其幸哉!美国举全国之力,乃至举全球盟友之力进行遏制。

 

风暴眼中,华为何为?

 

5月22日晚,我到达东莞,准备第二天见任正非的采访,参观华为工厂和实验室。

 

入住当晚,华为园区很安静,绿树成荫,感觉不到什么压力。只有穿梭的中巴,显示有多少人进入。

 

静水深流。

 

 

就在这一天,我从网上看到了各种消息,这家企业停供,那个产品停供,排山倒海的传言围着一家企业,求证了华为的朋友,绝大多数是假的。有一些消息,事后印证是真的。

 

这家企业受到了的关注,超过了一个普通国家受到的关注程度。

 

大家问,华为到底怎么样,能扛住吗?感觉到一点,华为已做好了准备。压力在意料之中,要的是压力测试。

 

国与国的了解,国民与国民的了解,比地球了解火星更难。

 

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实,虽然很多国家对于美国的压力心怀不满,但日本也好、欧洲也好,对于我们同样深怀恐惧,对我们不了解,没有建立深厚的信任。建立信任需要时间,需要一个个的合作,一桩桩的生意。家国之事就此与企业之事,纵横交错,血肉交融。

 

这是任正非最近不断接受采访的原因,增加了解,增加互信,中国不可能独立于世界而生存,美国同样不行。

 

回到宾馆,有人提醒,明天该问什么。

 

我没有刻意准备,一来是因为华为、芯片这些资料已经看得很多,从产业链到股市表现,全都看了。二来任正非最近接受了很多采访,内容足够丰富。

 

任正非也认为,自己前一天在央视等采访时已经讲得很多,这次会面,聊聊天就可以了。

 

第二天的采访,确实放松,这是一个预期之中的采访。

 

任正非很透明,和我们在报道上看到的任正非一致,自信、坚持、清醒,偶尔会控制不住感情。不管是对自己,还是对别人。

 

这次谈话,他语言更加明晰,头脑很快,表述清晰。基本上你问一句,他可以答十几句,反应速度极快。所以,他一定是个受记者欢迎的人。

 

这是一个值得纪录的人。

 

这篇文章,可以说是实录,我前后加了文字,按照逻辑调整了前后秩序,删除了一些内容,比如管理和股权架构,其他基本保持原貌。

 

为尊重其他总编,我主要用了我的提问和任正非的回答。

 

 

一、 要学习美国,学习各国先进经验

 

 

大家上来首先问的问题是,中美总体之间有多大差距?

 

以下是任正非的回答。

 

差距很大,华为是个例,完全是奇葩。

 

我们成长起来是因为和整个社会隔离的,不受社会上的影响,自己干自己的。所以,我们又是孤立的,风很容易把我们吹倒。如果周围有一个强壮的生态环境,风吹来可以相互挡一挡。

 

永远不要对抗,世界已经走向全球化,已经是合作共赢的时代。也许我们这次对抗过去以后,全球再不对抗了。美国只要封闭起来成为孤立体,它一定会在世界落后。

 

现在,我们也不仇恨它,即使是伯尔顿、蓬佩奥也帮了我们很多,他们拿“鞭子”一抽,华为公司懒惰的人就不敢懒惰了,激活了组织,他们起到很大作用。

 

只是,他们动员别的国家卡我们,这点做过分了。

 

想国家富强就要向美国好的方面学习。不学美国,怎么繁荣富强?不要把仇恨和别人的先进混杂在一起。

 

问题:看完《美国陷阱》这本书,您觉得美国怎么样?

 

任正非:孟晚舟不是皮耶鲁齐,华为不是阿尔斯通,中国不是法国,结果会不一样的。

 

我的意志没有被摧毁。

 

我还是起飞去阿根廷,因为这个会议本来是孟晚舟主持的,如果我不去主持阿根廷改革会议,阿根廷改革没有成果,公司内部上层到下层管理是混乱的。

 

我太太要等我出了海关飞机起飞了,她才睡觉,因为她担心我万一被海关给扣了。我冒着风险把改革文件做了,这几个改革文件虽然只运转了半年,但是对华为公司产生很大影响。我们改变不了外部环境,先把自己内部改好来迎接外部环境。

 

问题:你们家里的人对美国态度有变化吗?

 

任正非:没有,美国先进的地方一定要学习,不学习先进就不能超过先进,不能是狭隘的孤立主义。

 

美国是最先进的国家,要向它学习人才机制、法律制度。我们是后发展国家,不必所有事自主创新?

 

我们道路拥塞,香港那么多人口就不拥塞,为什么不学一学香港的道路管理学呢?我们轨道交通,为什么不向日本学习呢?

 

第一部分的内容到此结束。

 

那天谈话,任正非强调学习美国,学习先进经验。他对于差距认知极为清醒,比我们所能设想的差距更大,但这不影响华为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。

 

 

二、 世界会走向开放,谁封闭谁就会落后

 

 

第二个大问题是,经历了这些,任正非悲观了吗?

 

任正非没有悲观,以下是他的回答。

 

第一,我认为,中国会更开放。

 

我和西方媒体说,西方是坐在横坐标上看中国,原点是德国、美国,他们已经改革了一、两百年时间了,横向看中国怎么都不满意;我们是纵坐标看中国,原点是三十年前,今天和三十年前相比完全不一样了,四十年前我们的梦想还是吃一个馒头、吃饱一顿饭,现在说“怎么那么多肉”,价值观开始变化了。

 

邓小平开放改革,改什么?就是改利益分配。13亿人民重新分配利益,这个“原子弹”非常大。开放的步子走慢了,“胆子大一些,步子大一点”;走得太快了,紧一些,来回收放,市场经济在控制有效中形成。一定要有中控系统,在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走向市场经济,不能太理想化。

 

第二,不担心特朗普的封闭,担心开放、低税的美国,有强大的竞争力。

 

特朗普犯了错误,但是美国有纠偏机制,下一任总统出来会说“中美关系要搞好”,到处搞好关系,给大家一种信心去投资,低税制不改变,产业都往美国跑。

 

恐怖的总统不是特朗普,是下一任友好总统,美国这么好的条件,把产业都吸走了怎么办?

 

能实现人工智能的产业会往西方走,没有工会问题、罢工问题,高工资、高福利都解决了。完全不能走向人工智能的产业,就往低成本国家搬,往越南、泰国搬。中国会面临未来二、三十年产业分化走掉的挑战。

 

第三,美国不可能团结所有的国家。

 

投资了,买了东西,才能改善关系。除非美国尽到责任,才能领导世界,美国不买东西,还经常打别人,有枪有炮有什么用,以后谁没有枪没有炮?

 

有一本书《美国陷阱》,阿尔斯通先进了,打阿尔斯通;东芝先进了,不是也打东芝吗?日本有切身体会。

 

第四,我们对日本和韩国要有正确政策,要消灭民粹主义,狭隘的爱国思想是不正确的。

 

我们公司有不少日本员工,他们在这里就业,高高兴兴的,有什么矛盾呢?数十年前的事情,如果今天还在发泄,有害经济共同发展。我们最终还是朝着未来看,让中国人民富起来,让人民经济脱贫、解困。

 

 

第二部分谈话到此结束,虽然中美现在有很大差距,但向国际先进经验学习会缩小差距,并且,如果美国关上大门,落后的会是他们。只要我们大方向不变,就行。

 

 

三、 恨竞争对手吗?不恨,要帮助产业链上的企业

 

 

任正非对竞争对手保持敬意,保持善意。

 

以下是任正非的回答。

 

美国这样对待华为,没有竞争对手的原因,美国的竞争对手其实都挺好的,挺身而出为我们说话。

 

这一次事件出现,华为会帮助生态链上的企业,不会并购上下游相关产业链企业,我们对他们的支援是真诚的,我们会帮助他们。

 

我们真是无私帮他们。外面说是傻事,怎么会是傻事?他站起来对国家有多大好处!因为我们有理论基础,他们有工程能力。

 

国内跟我们搞同类器件的厂家,我们不视为竞争对手,让他们来看看我是怎么研究的,告诉他们回去可以再研究,研究好了卖给我。就多有一个备份了。

 

我在公共关系的讲话中提到,我们公司过去犯了大错误,财务按成本定价格,价格定得偏低了,就把西方公司搞死了,美国打我们是应该的,不打才是错的,一定要消灭我们。

 

所以,我们不允许终端卖低价,必须向苹果学习。

 

我总是表扬苹果,苹果举着一把“伞”卖高价,终端也是一把“伞”,这样才会让下面小企业活下来。如果两家屁股往下一坐,这些小厂家全部死光了,死光了就没有产业群了。我们公司卖高价,就加大战略投资,加大“喇叭口”投资,给大学支持。

 

华为云不是做生态链。

 

运营商BG是做管道,终端是水龙头,以此为中心,云主要做黑土地。

 

我也讲过,一个国家的黑土地是铁路、公路、水泥、城市建设等各种基础设施,这是硬土地,但硬土地长不了庄稼,就像戈壁滩一样,还需要有文化、哲学、教育……等。我们国家在文化、教育、哲学……上的建设是不够的,地比较薄,要向美国一样发展“黑土地”,土地厚一些,就能长很多庄稼。

 

为什么说地“薄”?

 

高级知识分子个人所得税太高。现在大量美国科学家回国,我们在香港建立基地,在香港也是一样做研究,解决小孩上学问题,但个人所得税率低。第一次人才大转移是三百万犹太人转移到以色列,现在是第二次人才大转移,美国排外,正是中国拥抱世界人才的时候,中国有些政策不适应吸引高端人才,要修改。

 

第三部分结束。任正非不恨竞争对手,觉得人家是老师,从技术到管理都是,学生为什么要恨老师?

 

他认识到产业链的重要性,对一些上下游产业链企业,心存感激,心存善念。那天,他再次感谢了有些企业的支持。估计华为今后会更多的帮助上下游产业链企业,这也能避免以后大风吹独木。

 

 

四、 华为供应链究竟受到了什么影响?

 

 

这一部分的对话,讲到华为供应链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。大家都很感兴趣,但这部分内容不多。

 

问题:美国的各种制裁,对华为手机业务的影响和其他业务的影响有区别吗? 

 

任正非:有影响的,都有影响。

 

越高端的业务,越不会受到影响。

 

我们在最繁荣的时候,已经设计了最极端的状况,因此,到了极端情况下我们就保持乐观,而不是悲观。

 

董倩问我,那架伤痕累累的飞机,如果打中“油箱”、“发动机”,飞机就飞不了,怎么办?

 

(一架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、浑身弹孔累累的伊尔2飞机,坚持飞行,终于安全返回。这张照片,这段时间是华为精神的象征。)

 

我们预先做了充分准备,它根本不可能打中我们的“油箱”和“发动机”,它打中的是边缘性东西,这些边缘性的东西不能做,关掉就可以了。

 

要做好充分准备。两军在山顶遭遇时,第一次可能要拼杀,今天就是拼杀,下一次我们可能还会相遇,相遇时就拥抱。

 

为人类信息社会胜利大会师而拥抱,我们不会再拼刺刀。

 

当时所有高层领导都知道,十年以后要跟美国发生遭遇战。现在十五年以后才发生遭遇战,比我们预想的晚。

 

这肯定是持久战,我们没有考虑短期会结束的问题。如果美再动员更多的国家,对我们会有压力,因为以前没有做充分准备。

 

打击华为会持续多长时间,我们也不能预测,但是我们做好了持久抗战的准备。哪怕我们被打得只剩下9000人,还能东山再起。

 

第四部分到此结束。

 

就在编撰此文时,美国还在捏紧拳头。特朗普到日本,不会只吃日餐。从封锁技术、生产、芯片架构,现在美国主导的国际通讯组织开始封锁。

 

华为做了准备,紧锣密鼓的研究,但事态的变化,难有定数。相信华为内部也在反思的过程中,他们的复盘没有止境。

 

到现在为止,没有具体的数据可以量化华为受到的影响。

 

形势不同,发展阶段不同,华为以后不会进入价格竞争行列,产业链做大,对华为是最大的利好。

 

 

五、 最大的担忧到底是什么?

 

 

这一部分对话,答案超出预料,任正非就像那架飞机一样,伤痕累累,但内心坚韧。

 

问题:这段时间真的没有痛苦的事情吗?

 

任正非:没有。因为我们不是上市公司,没有外部压力,只要我们心态好,做到什么就什么,压力就不会大,全力去解决问题才是关键。

 

我们可能会有弹性收缩,有些部门开始被砍掉了,砍掉之后完成战略转移,我们不像西方是裁员。我们把这个部门关掉了,按照自愿的原则,安排员工到各个主战场去建功立业。

 

当年我们裁减了业软,一两万人,怎么安排?上海会议决定缩减。十年前,我就在批评这个部门,换一个领导,没有做出什么成绩,再换一个领导,都做得不对,最后还是裁。我跟人力资源讲,是不是给他们先涨点工资再走。

 

裁了两年以后,我去看这个部门,这个部门的员工根本没有等到涨工资就跑了,奔到终端、云上去了。终端和云做得这么好,和裁掉的这个部门有关系,因为他们都是老手,做了复杂的东西没做明白,换到了明白的地方,他们就很有能力。

 

今年举行表彰大会,他们提出一万人走红地毯,我批了,最后只有几千人走了红地毯,每个人戴了一个军功章。业软的裁减给我们提供了经验,我们很多部门被裁掉,都没有任何恐慌,大家都理解这个事情,奔赴新战场了。

 

最担心懒惰。

 

因为有钱了以后,大家都有懒惰,所以要加快新陈代谢的步伐。不用医生证明,就写个条说自己感冒了,就批准病退。

 

最怕内部队伍意志涣散。现在,每个部门都在讲“保持队形”,就是要保持队伍不要混乱。

 

第五部分到此结束。

 

任正非怕华为怠惰,怕的是不能保持队形,打是打不垮的,机会总在前面。

 

在这段里面,我省略了股权投资部分。太有钱,员工难免懈怠。虽然我们参观了股权室,见到了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,但对华为股权仍然不是很了解。

 

社会同样如此,那么多人探讨华为股权,但华为的股东代表选举这么重要的事情,连续20几天,在媒体上关心的人居然是零。

 

 

六、 基础教育,基础教育,基础教育!关系中国命运!

这是任正非最关心的事

 

 

任正非用很大篇幅讲了基础教育,他显然认为,未来的竞争力,取决于基础教育。中小学教师待遇差,尤其是农村老师,他痛心疾首。

 

问题:未来的竞争力在什么地方?

 

任正非:政府要做的,就是把农村教育办好。

 

这么多钱为什么舍不得发给老师?现在国家制定了军官福利条例,军官在艰苦地区待遇比发达地区高。为什么不可以制定教师福利条例呢?如果到贵州教师工资比上海更高,贵州还会是落后地区吗?

 

第二,要关心烈士子弟。

 

很多人为国家献身,为什么不能像前苏联一样建立少年军校呢?国家供给制建立军事学校,把这些孩子养起来,用特别好的老师来教育这些孩子,从小学、中学到高中,然后考试分流到地方院校,用军事管理的方式帮助他们成人。否则谁还会愿意去当烈士?

 

我们公司为什么推崇衡水中学的教学?华为大学上课,要先看衡水中学学生跑步,为什么?一个中学生能做到的,华为大学为什么做不到?

 

华为大学都是博士、硕士,受过高等教育,包括国际名校教育,在前线几年做出成功经验的人再回来读书,就像中央党校一样,再回去实践,再回来读书。

 

很多人不认可衡水中学的教学模式,但怎么就不允许人家应对呢?衡水中学至少把孩子们的意志提升起来了。我当然是支持素质教育的。

 

国家要把“人”作为第一要素存在,因为未来中美竞争压力会很大。现在觉得“人”不值钱,物质最值钱,比如,科研经费大部分都要求用来买设备,而不是分给科学家。 

 

现在大学钱不少,国家主要投给农村中小学,而且不要投到学校房子去,一个茅草房就行,主要提高老师工资。

 

抗大就是一条小板凳,黄埔军校就是两条绑腿,这是中国最好的名校。

 

教育为什么对中国那么重要?中国不在教育上投入二三十年,那就落后了。

 

中国就是要升级成发达国家,不能倒退成发展中国家,因为房子成本那么高、人工成本那么高、税收那么高,没有一样不高,这时不向高增值产业走,已经没退路了。

 

这种情况下只有产业升级,只有抓住教育,最重要的是农村教育。农村教育就是给教师涨钱,涨了钱以后大家都想去小学教师,小学教师好,何苦要去大城市呢?如果教师没有政治地位、没有经济地位,让人瞧不起,这个社会就一代不如一代。教师地位好的话,这个社会就一代强过一代。

 

我们只是微薄力量,我们做不起作用,这是一个社会问题,没有党和国家这么大的力量,办不好教育。

 

我们在冲“上甘岭”,总不能还带着几个小孩、几个课本冲锋,那还冲得上去吗?

 

华为是吸纳全世界人才,新西伯利亚大学连续六、七年获得世界编程冠军,将来我们会用五、六倍的工资挖他们到俄罗斯研究所工作。

 

如果中国没有基础创新、没有基础平台,外国把平台一抽,就空了。安卓一抽我们就空了,Windows一抽我们就空了。我们国家怎么创造平台?要有理论,理论的基础是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神经学、脑科学……。

 

我们花钱更大方,我们要钱干什么?高价时挣太多钱干什么,分给员工大家又会变懒,我们现在把钱送给科学家,支持他的项目。

 

第六部分到此结束。

 

任正非对基础教育的重视,怎么强调都不会过。说到这一段,就像说到公司的支持者一样,动了感情。

 

掌握英语、数学这些工具,进行基础教育有多重要,反对中国孩子学英语、拼命让孩子背诵的人,才是中国未来发展最大的绊脚石。损害中国利益的,是这些人。

 

 

七、 些许花絮,稍有八卦

 

 

这一部分,任正非讲了一些琐事,自己的一些向往。

 

问题:如果重来一次,您还想办华为吗?

 

如果重来,真心不想再办华为了。

 

为什么我和家庭儿女感情关系不好?我到国外一出差,几个月不回来,都是为了生存。有次我和大女儿和儿子谈心:“爸爸没有从小照顾你们,对不起你们,但是爸爸努力奋斗给你们创造平台,你们觉得选择哪样?”他们说:“我们选择平台”。彼此就谅解了。

 

如果重新来一次,要跟着我老婆种地去,做长工,一到周末她就去种地,我跟着去,就是坐着那里玩。不会再创办华为。

 

华为消耗了我的生命,我没有孝敬好我的父母,那时我也没钱。我父亲去世,是因为在街上买了一杯过期的饮料,喝了拉肚子,去世了;我母亲没有手机,去菜市场路上被汽车撞死了,“子欲孝而亲不在”,很难受。

 

第二,给儿女关心照顾也不够,小时候也没有跟儿女捉猫猫,这些很欠缺的。但是已经走上这条不归之路,没想到这条路这么崎岖。开始想着我们做小一点,总是有希望的,没想到在这个领域,如果不能做到第一,第二是活不下来的。

 

问题:您平时判断问题的方法论是什么?如何判断一件事重不重要,怎么做?

 

任正非:其实没有方法论,我是一个杂家,四、五十年来我就是不断学习。我年轻时是一本本书看,现在是横向碎片化地看,但是我已经有了一本本书看的消化整理能力,再组合成自己的思维方式,更多看长远的国际洞察。

 

一般我早上8点到办公室,开始修改文件,9点开始开会,午觉之后多数时间开座谈会,听听大家的想法。

 

我们内部都敢讲真话,潘少钦写了“任正非十宗罪”,我第一个收到,读完之后我就贴到心声社区全公开了,允许大家讲真话。我们心声社区上基本都是真话,我上心声社区,主要看看跟帖对我们正文的批判是什么,从中了解情况。

 

有人说“你是思想家,注意安全,不要到处跑了”,我不接触战场,怎么产生思想?我要接触前线,才知道真实情况。当然,这两年我不怎么跑市场前线了,但是战略性科研前线还是要跑的。

 

最后一部分到此结束。

 

记得任正非在回答不想办华为时,他太太说,他不是愿意在家里过小日子的人,工作可能是他生命最重要的事情,所有的乐趣都来自于此。

 

家里人更了解,再来三十年,任正非还是工作。

 

 

尾声

 

 

有几件感动的事。

 

几年前,我曾经穿过一条华为某幢楼一楼布满绿荫的走廊,摸了一把边角,没有灰。这次又摸了一把,还是没有灰。

 

没有听到一个华为员工抱怨,没有恐慌,不管是陈列厅,光交换实验室,还是财务室,所到的地方,井然有序。

 

华为不是公众公司,却被逼成了一家公众公司。参观的人络绎不绝,公司员工每个做着自己手头的事。

 

没有理想、没有爱、没有高效的管理、正确的激励机制,不可能做到。

 

我看到心声社区上,华为员工内部互怼,说有的员工素质不行,正因为有公开吐槽的渠道,情绪才有宣泄。

 

我没有看到情绪紧张,反而体会到内在的力量,有一种“送儿上战场”的感觉。当然,我认为这两年华为可能招的人没有那么多了,营收没有那么高了,那又怎么样?

 

到机场的时候,跟开车的张师傅聊天,他1997年就进了华为,说佩服老板。

 

我问,为什么?

 

他说,二十年前老板说的愿景,我们信不过,结果都做到了,变成现实。还有,老板把钱都分出去了,自己的股份只有一点点,这样的人真的少。

 

问张师傅,你有股权吗?有。

 

在深圳买房了吗?哎呀,幸亏买了,现在哪买得起啊。

 

我们团队参观欧洲小镇,参观实验室,感觉到的不是美,是专业的设计、施工,这样的工作是有尊严的。

 

结束参观的时候,团队里最年轻的小伙子,95后,这次专门从澳洲赶过来的,问我人生和工作。

 

他是有感而问。他参观了华为,不会忘记这些。我的回答是,热情和坚持。为自己的爱去奉献,值得。

 

离开园区,一只黑天鹅恰好在湖边,大家围着,拍了一张集体照。

 

那只黑天鹅扭动脖子,身子一动不动,被人泼水,也不动。园区里人不能靠近天鹅,团队有人担心天鹅的脚受了伤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,现在还记挂着那只天鹅,希望没事。

 

 

任正非无意成为英雄,却成为了瞭望者和先声。即便备受打压,依然强调学习美国,拥抱世界,中国第一批前瞻者的眼光,令人敬佩。此时说来,重如泰山。

 

我们期待华为坚强,更期待任正非所描述的,第二次相遇时的景象,站在人类信息社会的巅峰,实现开放和共赢。

 

“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;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”

 

诚哉斯言。

发表评论
叶檀:
表情:
验证码:   匿名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