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檀专栏

叶檀专栏

知名财经评论家、财经专栏作家

作者资料

叶檀
 用户昵称:叶檀
 最后登录:19-01-31 02:49
 作者签名:知名财经评论家、财经专栏作家
 访问次数:2126 次

日志文章

19-01-21 02:45

中国超生最严重的城市 现在也不敢生了!| 檀楼市

作者:旺角黄局长

来源:智谷趋势(ID:zgtrend)

 

 

中国的房价已开始吃掉可能出生的小孩子了。

 

这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。

 

1月14日,浙江人口第二大城市温州公布了出生人口的大数据。

 

2018年,该市总出生人口96903人,同比减少了15.7%,为十年来首次低于10万。

 

数据最吓人的地方在于,这里是中国最富裕的地方之一,也是浙江最敢生、最能生的地方,出生率长期冠绝全省十一个城市之首。如今,连这个一向秉持“多子多福”的东方犹太人群体,也开始生不动了。

 

当年温州炒房团带给全国的痛处,今天正在加倍的返还给温州人。有钱人外迁,没钱人逃离……

 

由炒房暴富所带来的生育冲动,如今正被熄火的楼市击得粉碎。一饮一啄,似有定数。

 

在这个人口“通缩”的新时代里,资产价格的逻辑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。每一个中产阶级的资产配置,都必须开始认真地考虑腾挪置换了,否则下一步迎面而来的,谁知道是不是一坨巨浪。

 

一步错,便是步步错。

 

01

 

过去,温州长期是浙江省的超生重灾区,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生干部仕途的“终结地”。

 

2008年新华社报道说,当年温州一市总人口约占浙江省的六分之一,但违法生育人数却占全省1/2左右,特别是富人、名人超生现象突出。乐青一个土豪企业主就为超生缴纳了101万元的“天价”罚款。

 

温州人这么喜欢生小孩,不是无缘无故的。

 

在上世纪改革开放的大浪潮中,温州人依靠先知先觉,敢为人先,发展起发达的民营经济,率先积累了第一桶金。住房市场化后,敏锐的温州人开始组团出击,暴击全国楼市,房子不是一套一套的买,而是一层一层、一幢一幢、一片一片的买。

 

多少人的财富在一片犹豫、争议中扶摇直上。有的炒家腰挂60把钥匙,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挤着公交,挨家挨户收租金。

 

这里豪车遍地,有钱人多,宗族文化又保留得比较好,哪有辛辛苦苦赚了钱交给外人管理的道理,生子承业就成为一种合乎情理的强烈愿望。

 

更何况,温州人素有“东方犹太人”之名,商业版图遍布海内外,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发展壮大,也需要血缘关系的纽带,所以续香火的传统观念格外突出。

 

那可真是一个梦幻般的黄金时代啊!

 

温州人不仅在生育战场上生龙活虎,在楼市里也是大开大合,气宇轩昂。

 

几乎所有的温州企业都直接或间接涉足房地产投资,很多小老板靠着熟人集资、借贷、抵押工厂,加了杠杆组团冲进房地产。

 

他们抄完外地抄老窝,短短几年内温州房价就翻了好几倍,市区商品房的均价飙至三四万,最贵的楼盘甚至抄到了9万一平。顶峰时期,这里的房价秒杀帝都、魔都。

 

只要有房在,温州人发挥一不怕苦、二不怕累的浙商精神,鼓足干劲地生。

 

谁叫爷就是有钱!富人罚着生,穷人偷着生。天皇老子也拦不住温州人的洪荒之力。

 

拐点,出现在2011年6月。

 

由于欧债危机发酵出口承压、房地产调控持续收紧等因素,温州的民间高利贷泡沫连环爆,房价雪崩式下跌,直接蒸发了20%—40%。第二年,出生人口也开始应声而跌。

 

我们看温州的出生人口与房价走势两张图,两条曲线高度吻合,这种微妙的关系很难说是一种巧合。

2011年6月之前,温州房价一路上涨,出生人口也跟着水涨船高。或许可理解为,当时市场预期好,信心足,房价再虚高也不算高,大家敢生能生。

 

6月之后,温州楼市一地鸡毛,出生人口延迟了一年才坠崖,可能是因为怀胎十月的滞后性。消化了这一波后,大家就不敢放肆生了。此时,所有人都是杠杆缠身,就算房价“低至”两三万也是高,成为生育路上的拦路虎。

 

时至今日,房价仍是温州人最好的避孕药。

 

有数据显示,2017年,温州全市二胎占比为38.53%,2018年该比例上升到55.92%。生二胎的人比一胎的人多得多,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信号。

 

那些已育的70后、80后,因为早几年买票上车,今天才有底气接棒生娃。而不少婚后适育的85后、90后没有要一孩,似已力不从心。

 

没有一张房产证,哪来的勇气要准生证。

 

02

 

纵观这几年的数据,温州的出生人口是有所波动的。

 

2017年温州因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,出生人口数止降反升,达到了11.4985万。不过,该数据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,2018年又向下俯冲了15.7%,其幅度之大,堪称断崖。

 

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?

 

除了政策刺激的消退之外,还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。

 

这几年,温州跟全国的三四线城市一样,拉开了轰轰烈烈的棚改运动。尤其是2016年鹿城发生了农房倒塌的重大事故,使得该市的大拆大建更为坚决。

 

一大批危旧房、家庭小作坊和违法棚屋,消失在铲土机下。两年时间里,至少拆了上百个村,也改变了无数外来务工人员的命运。

 

原本,这些地方就被从云南、贵州、江西等地过来的农民工视为第一落脚点。他们以此为根据地,一边吃着辣椒,一边托起了温州的劳动密集型产业,向全世界输出打火机、制鞋、服装、眼镜……

 

拆旧运动开始后,很多外来人口不得不想办法挪窝。

 

 

但是你要知道,GDP只有5000多亿的温州,单位房租排全国11名,远超万亿俱乐部的天津、武汉、成都、重庆。

 

温州的房价高,租金自然也不便宜。

 

原先花一两百块就能盘下一间民房,如今要多花一千元,去租那些带有保安的小区商品房,租房成本大涨,逼得底层外来人口开始逃离。

 

数据显示, 2017年温州市三区常住人口同比减少0.32%,暂住人口减少10.3%。连带着,这里的辣椒成交量都开始跌出“十大蔬菜”排行榜。

 

原本只发生在北、上、深一线城市的棚改后遗症,如今也落在了这座房价畸形的城市,而且效应同样明显。

 

人口外流,自然会带来育龄妇女人数的减少。而育龄妇女的减少,必然会导致出生人口的缩减。

 

去年5月,温州房地产行业协会召开会员大会。任志强作为嘉宾演讲,在痛批当地楼市时也透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:

 

温州大部分有钱人都外迁了,财富也被带走了……

 

高净值、低生育率的富人跑了,低净值、高生育率的穷人也跑了。这样一看,2018年的生育率坠崖式下跌,似乎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

温州炒房团当年带给全国民众的痛楚,今天正在加倍的返还给温州人。

 

当年的狂欢,早就酿下今日的苦果。

 

03

 

房价,正在吃掉中国的一个个小孩。

 

它在肢解中国人的生育系统时,也在重塑着中国的版图:

 

在北方,474万常住人口的廊坊,去年上半年出生6.4万人,比929万常住人口的青岛还要多生出1.9万人。

 

在长三角,491万常住人口的宿迁,在去年上半年,比800万常住人口的宁波还要多出生6768个新生儿。

 

……

 

毫无疑问,中国已经走入了人口“通缩”的新时代。

 

官方曾经预测,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2017-2019年全国出生人口数最低将达到2023万、2082万、1982万

 

真实的情况却非常糟糕。2017年中国实际出生1723万,比最低预测少了整整300万。2018年的数据还没出来,但大概率会是1500万,比官方预测少了500多万人。

 

今天在神州大地上所发生的性萧条、低欲望社会、结婚延迟、丁克家族。穿透到底,背后都有房价若隐若现的黑手。

 

世界老大美国的总和生育率低于世代更替水平,靠的是外来移民填坑,才能持续保持国家生命力。

 

未来的中国也是如此,只有那些能够像抽水机一样虹吸外来人口的城市才会有前途,房价才不会坠入下行通道。

 

2017年北京常住人口规模出现了2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,之所以会被官方称为“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成果”,还设置雄安新区,通州副中心来持续疏解城区人口,本身是因为北京的磁吸效应太强。

 

除北京、上海这两座超一线城市,中国绝大多数区域都没有这样的底气。

 

所以我们才会看到,近来济南吞了莱芜,成都代管简阳、合肥拆分巢湖,各地都在搞强“市”扩张,以壮大人口规模。

 

城市之间的抢人大战,抢的不是人,是城市的未来。

 

没有人哪来买房的需求,没有买房的需求土地哪能卖的这么贵,土地不卖的这么贵,财政哪来的钱……

 

真是一环接着一环,扣出了一个难解的地方财政困境。

 

未来,城市的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。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。所有的资源都会集中在少数几个城市。

 

而那些人口净流出的三四线城市,会加速掉落停滞陷阱。那些因为棚改效应而飙涨起来的房子,也恐成烫手山芋。

 

资产配置的逻辑已经变了。所有人都必须赶在大变局之前,腾挪置换。否则当年赶上时代所吃进去的东西,今天都得套牢在里边。

 

生育与楼市,真是一对奇妙的跷跷板啊!

发表评论
叶檀:
表情:
验证码:   匿名评论